当前位置:法律咨询 > 用“心”防“疫” 巾帼志愿者在行动

用“心”防“疫” 巾帼志愿者在行动

  (抗击新冠肺炎)用“心”防“疫” 巾帼志愿者在行动

  (抗击新冠肺炎)用“心”防“疫” 巾帼志愿者在行动

  中新社北京2月11日电 题:用“心”防“疫”巾帼志愿者在行动

  中新社记者 余湛奕

  疑似感染者如何度过最初的14天隔离观察期?感染者家属如何克服恐慌、焦虑?一些特殊人群及家属如何缓解精神压力?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一直积极努力在做抗“疫”斗争的湖北省荆门市巾帼心理志愿者。

  关注高校返乡学生

  “您好,我是湖北省高校心理健康服务专家工作队的心理咨询师,您的心理咨询求助信息我们已收到。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荆楚理工学院心理中心专职老师余青云每天的工作都是从这句话开始。

  作为湖北省高校心理健康服务专家工作队的一员,余青云值守心理援助热线、网络QQ咨询经验丰富。

  “我是一名刚从湖北回来的学生,前几天因为海南的天气一下子变冷,我的身体出现了低烧……”这是1月30日晚余青云收到的一个QQ留言。接近3000字的留言,一位大二男生详细描述了放寒假后,自己从湖北回老家后因为天气关系出现低热,家人、朋友、邻居都很紧张,也存在一些负面反应,这一切都给他造成的巨大的焦虑、委屈还有压抑。

  当晚,余青云和这位男生一直交流到了深夜。在他焦虑不安的14天隔离期里,余青云又几次与他沟通,缓和他紧张的情绪。幸运的是,这名学生最终并未被感染。

  “心理干预其实也没有这么神奇。大部分人的焦虑和恐惧的情绪想要得到真正的缓和,大概只有是在确诊没被感染,或者是被感染的家人情况有好转之时。我只是帮助这一部分人群平稳顺利地度过了初期、最煎熬的14天。”余青云告诉记者,“如果是确诊了的感染患者,我们能做的,就是要持续不断地帮助他们要正确面对、建立信心,并且给予他们一些积极乐观的精神力量。”

  关心确诊感染人群

  “不久前,荆门市防御指挥部直接联系我,告知有一位56岁的本地阿姨,儿子已经确诊是感染者,因为她和老伴都是密切接触者,所以老两口都被隔离了。”余青云回忆,这位阿姨一方面为儿子的病情担忧,一方面又担心自己和老伴也被感染,并且在隔离期间她还有过一次低烧情况,所以内心十分恐慌。

  接到任务后,余青云通过四次倾听共情,努力帮助阿姨摆脱焦虑和恐慌。同时,余青云也给阿姨的儿子做心理危机干预,帮助他摆脱一些负面情绪,并鼓励他正确面对病情,配合医生积极治疗。

  “阿姨的儿子最后确诊是轻症患者,并且后期恢复良好。所以后来她的心理压力又减轻了很多。”余青云说。

  “人在遭遇重大应激事件后,会出现比如恐慌、担心、焦虑、猜疑、愤怒和攻击冲动等心理或行为,都是正常的,要理解和接纳自己。”余青云说,但是如果情绪过载,例如连续两周以上出现明显的心身反应,影响到正常生活,难以自我调节,甚至感到绝望、有濒死感,就需要立刻需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关爱特殊人群

  作为一位孤独症青年的母亲,亚洲组织与员工促进(EAP)协会荆门工作站主任、荆门市“十佳魅力女性”孙艳梅多年来致力于孤独症儿童康复教育、孤独症家庭支援和孤独症人士心理治疗等相关问题。

  “武汉有一个孤独症孩子的家长向我求助,孩子平时出去玩惯了,现在无法理解现在为什么不能出门,天天在家里闹得很厉害。家长也很崩溃。”孙艳梅告诉记者,被纳入精神残疾范围的孤独症是先天的广泛性发育障碍,这样的特殊群体需要特别的关爱和多一些照顾,家属需要承担的责任也更多一些。

  孙艳梅通过打电话、加微信回访等方式,每天指导这位家长缓和情绪,平复心情,先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再积极面对孩子的情绪。

  “还有一位50岁的男子,平时有一些精神障碍症状,但家人没当回事,一直没去医院检查治疗。现在疫情之下,不能出门,男子精神障碍加重,表现比较明显,他的家人这才相信他是真的病了。”孙艳梅告诉记者,精神障碍者在疫情之下,深层焦虑会被激发和放大,恐慌会加倍。

  “他的家人非常恐慌,家属通过热线找到我后,我又通过联系,最后把他转介到沙洋人民医院精神科就医。”孙艳梅说,精神障碍患者家属的状态会直接影响患者的状态,所以疫情当下,精神障碍患者的家属也是特别需要支持的。

  “我还给该男子的家属持续做了三次心理危机干预,以帮助他们接纳该男子,面对现实,减轻焦虑。”孙艳梅说。

  最后,孙艳梅还告诉记者,中国精神残疾人及亲友协会10日已开通抗疫心理服务热线,面向全国孤独症家庭提供心理援助,帮助全国、特别是湖北的孤独症家庭渡过难关。(完) 【编辑:周驰】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