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律咨询 > 进驻浙江隔离病房的精神科医生:患者最担忧家庭

进驻浙江隔离病房的精神科医生:患者最担忧家庭

  杭州2月11日电(童笑雨)“10:20,一个黑发大眼男孩出来了,母子平安!”2月8日元宵节当天,“小汤圆”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浙大一院”)出生的视频“刷爆”了网络。殊不知,新生的背后,凝聚了不少医护人员的努力,魏宁医生是其中之一。

  杭州2月11日电(童笑雨)“10:20,一个黑发大眼男孩出来了,母子平安!”2月8日元宵节当天,“小汤圆”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浙大一院”)出生的视频“刷爆”了网络。殊不知,新生的背后,凝聚了不少医护人员的努力,魏宁医生是其中之一。

  魏宁是浙大一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2月1日,他入驻隔离区域,成为第一个进驻该院隔离病房的心理医生。他接触最特殊的患者,莫过于感染新冠肺炎的35周孕妇。

  入院时,魏宁对她做了心理评估。“聊过后发现她对自身病情及即将出生的宝宝有点担心。是否能顺利生产、出生的宝宝是否会被感染等问题,是压在她心头的一座大山。”

  魏宁也是一名三岁孩子的父亲,了解为人父母的心境。“病毒是否会影响胎儿,现在还没有定论。我能做的,就是增强她对分娩的信心,适当放松心情,并进行科普宣教。”

  所幸,“小汤圆”顺利出生,2次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胎盘脐带核酸检测也为阴性。魏宁得知这一消息,也松了口气。

在隔离病房,魏宁穿上层层防护服。 受访者提供 在隔离病房,魏宁穿上层层防护服。 受访者提供

  魏宁在隔离病房已经待了十天。当初决定参加隔离病房的工作已是深夜,未能与家人商议,第二天去病区报到也是时间紧迫,离开家的时候只与妻子及三岁的儿子简单作别。

  “穿上‘白衣’,就是职责所在。”电话那头,魏宁语态轻松。“面对新冠肺炎,一点不担心、不紧张是假的。但病人面对疫情时,可能更加担忧不安,情绪的波动也会影响他的治疗和预后。作为医生,病人的需要就是我们的职责。”

  魏宁所在的病房主要收治确诊患者。他发现,大部分患者最担忧的问题,还是离不开家庭。

  “许多患者的家人也会被隔离、被感染、甚至住在一个病区,这就使得他们担忧家人会甚于担忧自身病情。”

  刚到隔离病房,魏宁医生就被告知,有一位从外地自驾来浙江治病的杨先生情绪不稳定,甚至有轻生念头。在交流的过程中,他了解了杨先生内心的“痛苦”。

  作为一名乡村医生,杨先生之前接诊过不少湖北籍患者。1月下旬,他发现自己有发热咽痛的症状,联想到在武汉肆虐的新冠病毒,得知当地医院诊疗措施“跟不上”后,他就带上爱人和女儿,连夜驱车从家乡赶至浙大一院。

  之后,一家三口被确诊,安排同住一间病房。刚刚住院安顿下,新的问题接踵而至。

  “都是因为你,让我跟女儿被感染,都是因为你。”魏宁第一次进入病房时,听到的便是杨先生爱人的不理解和埋怨。处于叛逆期的孩子整天对着父母,不能外出,更是一肚子不满。在病床上,杨先生呆呆地躺着,默默流泪,不曾反驳一句。

  “他认为是自己给家人带来了病毒,再加上他的病是一家三口中最重的,觉得很失落,做人太累,有轻生的念头。”经过仔细检查评估后,魏宁考虑杨先生是抑郁状态,并给予心理和药物治疗。

  魏宁帮一家三口分析,在疫情面前,大家都是受害者,病毒也不一定是杨先生带来的。家人应相互扶持,以积极心态接受治疗,共度难关。况且没有杨先生的警惕,妻女的病情反而有可能延误。“最近再去看他们时,无论病情还是心理状况都有所好转。”

  隔离病房中,像杨先生一般自责为家人带去病痛的情况比比皆是。

  作为精神科医生,魏宁也在尽自己所能,让患者了解正确的疾病知识和心理应对方法,为患者传递信心和力量。

  “每个患者都是一个家庭的缩影。帮他们疏导了情绪,对病情治疗也有一定好处,他们也能早早出院,和家人团聚。”魏宁说。

  幸运的是,最近陆续有确诊病人痊愈出院,让治疗中的患者看到了希望。

  浙大一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胡少华表示,在隔离病房里,55%以上患者可能存在轻度抑郁症状,42.5%的患者存在焦虑症状,大多数都是以轻度抑郁和轻度焦虑为主。(完)

【编辑:孙静波】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